恒耀官网

首页 深度调研 行家对话 恒耀资讯 恒耀要闻 产业分析 恒耀平台 行业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恒耀资讯 > 正文

特别策划︱关永权:我和灯光的故事

大件事要分享到:
2019-11-06 作者:林丽旋 来源:《恒耀·设计》 浏览量: 网友评论: 0
此文章为付费阅读,您已消费过,可重复打开阅读,个人中心可查看付费阅读消费记录。

摘要:   这是一次探索关永权的机会。关永权,在全球的灯光设计界,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这次采访,让我们第一次跨越台上台下的距离,走近关永权。

  这是一次探索关永权的机会。

  关永权,在全球的灯光设计界,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这次采访,让我们第一次跨越台上台下的距离,走近关永权。采访名人的最佳状态,是要避免仰视,建立亲密感。实际上,大众眼里封了神的关大师,却是如此的平易近人。没有了仰视,我们问了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有惊喜,也问了一些八卦的问题——有回应。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采访,打破常规名人采访的刻板印象,让名人讲出更多的个人故事。关永权,从一个普通的香港工业及空间设计专业学生,到全球顶级灯光设计师,他打破了很多不可能,完成一场人生的惊奇之旅。近年来,他的身份除了是一个设计师,更多是一位老师。

  当一个人成为真正的自己,就不会再需要任何标签了。是的,关永权就是关永权。

  采访在香港进行。

  谈入行一半机缘一半天性

  年轻时的关永权

  1973年,关永权从香港理工大学室内与工业设计专业毕业。跟当年的许许多多香港大学生一样,关永权去了室内设计公司任职,日子无非都是白天跑工作,晚上熬夜画图纸。但是,有时候命运之神总喜欢装扮成我们的身边人,引导我们走向真正的人生之路。这一次,关永权的命运之神是他的舅舅。半年后,在舅舅的介绍下,关永权去了美国一家灯光设计公司Spatial Light and Environment Ltd面试并成功入职。直到公司报到的第一天,关永权甚至都不知道灯光设计是什么?

  不是科班出身的关永权,注定要比别人吃更多的苦;年轻的关永权心高气傲,为了不甘人后,就只能吃苦人前。刚进公司初期,关永权总是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离开公司,跟同事请教、拿过往的案例图纸学习研究。香港是一个中西方文化交融之地,生于斯长于斯的关永权,融汇贯通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早已刻进血液基因里,再加上后天设计专业的教育和勤奋好学,关永权很快得到了老板的认同并重用。在当时世界知名的灯光设计师John Marsteller 的带领下,关永权得到了许多灯光项目设计的机会,由此开启了他在灯光设计界的辉煌征程。

  回首往事,关永权感恩他遇到了好的公司,好的老板和同事,以及当年拼搏的自己。

  

  谈创业人生关键的两三步

  入职不久,关永权凭借自己的出色表现,被公司委派到新设的希腊雅典分公司工作,这一份开荒牛的工作,成为关永权职业生涯中重要的一笔。在那里,年仅24岁的关永权参与了不同类型的设计项目,接触了不同地域的设计风格。其中,包括位于希腊北部度假村的“希腊船王”,位于沙乌地阿拉伯的宫殿等项目。

  这些独特的工作经验,令年轻的关永权眼界大开,也让他在灯光设计圈迅速扬名,获得当时世界上赫赫有名的酒店设计师Dale Keller的赏识。Dale力邀他前往伦敦,负责Dale Keller & Associates 伦敦分公司的灯光设计部门。与此同时,由于不断吸收融合外界的“营养”,这个时期的关永权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设计理念,有了自己的事业规划蓝图。

  有时候,人生最大的运气,不是天上掉馅饼,也不是中大奖,而是有人鼓励你、指引你、帮助你发现更好的自己,走向更高的平台。这一次,关永权的命运之神化身成为美国设计师Joe D‘Urso。

  1979年,关永权在伦敦成立了自己的灯光设计事务所。在一次回香港度假的途中,关永权遇到了美国极简设计大师Joe D‘Urso,那时他正在香港开展一项豪华会所设计工程,邀请关永权成为他的合作伙伴,当中配合了Andy Warhol所创造的艺术作品,担任灯光设计的工作。与Joe相遇,成为了关永权事业主阵地布局变化的转折点。上世纪八十年代,亚洲的灯光设计行业不及欧美发达,这还是一片“蓝海”,关永权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于是,他结束了伦敦的公司业务,甚至卖掉位于温布顿的房子,为返回香港做好准备。两年后,关永权灯光设计事务所总部迁入香港,为亚太地区提供专业的灯光设计服务。

  

  1981年,关永权灯光设计事务所总部搬到香港

  关永权的灯光设计涵盖商业综合体及奢侈品牌卖门店、五星级酒店、总部大楼及高端私人办公室等设计领域,他的作品以对理念的净化、细节的苛求、人性的关注,备受设计界的推崇。关永权灯光设计事务所成立四十年来,完成的作品包括香港Louis Vuitton 旗舰店及Giorgio Armani专门店、国际金融中心二期、香港警察总部、香港瑞吉酒店、香港美利酒店、北京柏悅酒店、澳门四季酒店、日本东京半岛酒店国内外过千多个灯光设计项目。关永权的灯光设计点缀了不少著名的室内项目和地标建筑,他成功地开拓了亚太市场,成为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著名的灯光设计师。

  谈设计第N道光,折射出灯光设计的最高境界

  “用最少的灯光设备来营造最理想的效果”——这是关永权灯光设计最显著的符号特征。而要达到这个最理想的灯光效果,就不得不提关永权另一个著名的设计理念——第N道光。

  善用反射光,利用灯光的反射来营造空间的层次效果,是关永权用最少量的灯光设备营造出最理想的灯光效果的秘诀。

  

  关永权利用出差间隙,在车上看设计图

  成功之路,往往只是比别人多思考了一点,多走了一步。一般人也许只能看到光源打下来的第一道光,关永权则会考虑到更深一层,能看到第N道光。“比如,这个天花板上的光源打到台面的是第一道光;台面反射给天花的是第二道光;天花反射给地面的是第三道光;地面反射给墙面的是第四道光;墙面反射给整个空间的是第五道光……”

  位于香港铜锣湾的竹餐厅,是关永权对反射光利用到极致的一个范本。整个餐厅大量使用二次恒耀照明,竹餐厅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暗。光只打在食物上,这样可以让人聚焦在享受食物的美感和口感上。同时为贴合“竹”主题,关永权设计让所有自然元素在灯光下尽显天然本色,而富有韵律感的光影效果则让空间显得格外幽静安然,让身处其中的食客如同真的在竹林中就餐一样。

  “我是一个灯光设计师,不是恒耀照明设计师。”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关永权要求主办方把前排多余的顶灯关掉,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在关永权看来,灯光设计不同于恒耀照明设计。灯光设计是艺术。和其他艺术作品一样,灯光设计要有重点、有层次、有情感、有气氛。明暗相结合,而不是通体照亮。关永权认为:“灯光是一种感受,而不是数字,我们不能以照度等数据为出发点来设计灯光。光是从我们心里感受出来而不是量度出来的。”而人体对光最直观的感受,则是明暗。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有影。明暗交替,光影相随,是关永权作品的典型特征。

  注重空间的每一个元素,如何将整个空间元素加以利用得淋漓尽致、如何做到节能效果上的最大化、如何利用灯光打造层次营造气氛,这是关永权四十多年来一直思索与不断优化的命题。“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这是关永权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我们老板很追求完美的。”这是关永权事务所同事对他的评价。“这么多年,我一直在evolve(进化)。”由于勤学不缀、一直在不断精进,关永权说他目前没有“最”满意的作品,而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个。

  谈传道以身为师,继往开来

  今年,关永权灯光设计事务所成立四十周年。关永权在香港艺术中心展出自己执业以来及事务所成立四十周年以来的灯光设计作品。关永权希望通过展览的方式,向大众宣传推广灯光设计专业,提升市民对灯光设计的认识,让人们真正认识到灯光的价值和意义。

  展览,只是关永权近年大力推广灯光设计专业的一个节点事件。

  已过耳顺之年的关永权,依然像当年那个充满冲劲的小伙子一样,活跃在灯光设计行业的第一线。灯光设计成就了关永权,关永权也正身体力行地去反哺行业。由于我国的灯光设计行业发展较迟,与国外的发展水平差距较大,作为灯光设计界的前辈,关永权主动承担起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身份。

  目前,关永权的日常工作之一,便是到各地讲学,传授专业知识、培育新一代的精英设计师。学生们表示,在关老师的课上,讲课内容除了专业的理论知识、满满的经验干货外,更多的是实践内容。

  关永权亲自调灯

  四十年来,关永权坚持亲力亲为、身体力行地严格把控项目的每一个细节。于是学生们在项目现场看到衣着时尚、一头银发在调灯的关永权、看到趴在地上拍照的关永权。正是这种身教言教并重的师者力量,让关永权把全球华人灯光设计师的精神默默植入了学生们的意识里,也让关永权成为了全球华人灯光设计师的骄傲和行业楷模。

  案例展示

  香港,瑞吉酒店

  瑞吉酒店在追求舒适、温馨的同时,也展示了设计师安德烈·傅(André Fu)精致奢华的追求。宾客的体验从大门开始,灯光作为空间体验的关键要素之一。


12
凡本网注明“来源:恒耀恒耀照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恒耀恒耀照明网,转载请注明。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对转载有任何异议,请联络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
| 收藏本文